乔斯麓

很好相处的腐男。不喜勿喷。

    不该是裸奔入海,而是平滑切割。无论是家人的支持程度,还是自己的收入水平,在辞职前后并没有发生很大的波动。这样,从一种生活进入另外一种生活没有受到很大的冲击,心态上能够维持平和。当你纵身入水,压力只来自一个方向,而不是四面八方包围过来。否则的话,我觉得谁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 当然不是人人都那么想,许多人觉得裸辞体现了一种决心,置之死地而后生。而我作为一名理工兼经济科学生,一直认为之所以破釜沉舟的故事让人们难以忘怀——

    正是因为置之死地的家伙绝大部分最后都真的死了。

    所以,人们才会把那些获得后生的人作为传奇来颂扬。而真的存活下来的人,喜欢强调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故事,也只是为了增添自己的传奇色彩,并且暗示自己的成功是因为有勇气和天佑。

    勇气和天佑是不可靠的,我不知道自己的勇气能够持续多久,我也不知道天降大米有没有时间表。所以,我根本不相信所谓理想主义的热忱。尤其是在中国社会里,理想主义热忱很多时候都带着浓郁的表演色彩。在相当多的情况下,维持不了几周时间,就会转为抱怨和愤怒。相反的,想买套房子,想结个婚,想在大城市里落下脚来,倒是非常稳定而可靠的工作动力。这就是为什么总有人在宣称要改变世界,但是每次那么喊的人都不同的原因---要改变世界的人都挂了,要买房的家伙还在一步一步前进。

    没有这样的道理,因为一个人自断后路,裸奔入海,因为一个人浑身上下燃烧这理想主义的火焰,所以老天就会额外开恩,分开大海,露出一条金光大道出来。以我和老天多年打交道的经验,他根本不在意你是不是押上了一切,收筹码的时候他不会有一秒钟的犹豫。你以死明志,他就让你去死。对于他来说,这就是他的道,他才从来不会被谁所感动。能被感动的都是人,而被感动的人注定了都要去为别人填坑。

    在我的理解里,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不在于外相和言辞。他和周围所有的人都一样,也要吃糠咽菜,也要头顶日头,汗滴足下。唯一不同的是,无论他努力争取到了什么,他的目光总是会看着远方,衡量自己朝着那个方向多前进了几步。并且坚定地相信,终于有一天自己能够抵达。至于说抵达的时间,抵达时自己的身姿,这都是最无关紧要的事情。每次都承担起自己的责任,每次承担起责任的时候,比别人多走几步,最终他也就真的抵达了。

    在这条漫长而又艰苦的路上,裸奔入海从来不是必选项。怎样才能能浮出水面,游向深水区才是应该考虑的问题。相比之下,脱光衣服跳进水中并没有任何技术含量。

    有些人觉得这其中有大美,因此感动落泪,而鱼抬头看见的只是黑色水草里的小小蚯蚓正在游荡。

    今天的落日美极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