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斯麓

很好相处的腐男。不喜勿喷。

做环境保护协会的主席也有两个月了。
从来没有过多崇高的心理。喜欢野生动物是我的私心,并没有想过要改变些什么搞多大的事情。环协已经有二十年了,从第一任主席到现在,我也只是想好好传下去。
愿意来这种性质协会的人一年比一年少,协会虽然很权威很融洽但并不很受学生们重视,我也无所谓。
我是个又随便又冷漠的人,看大部分事物都是“无所谓”带过。
所以这样任性的我的团队口号都可以略去。我的小鬼们比我还要飞扬跋扈,协会一直是种鸡飞狗跳的状态。也不错。死气沉沉就糟糕了。
喂天鹅的时候我这样想。
有只不怕人的天鹅往我怀里钻,心里突然软的一塌糊涂。

评论